澳门银河官网

从“实话实说”到“小崔说事”(2)

发布日期:2019-10-01 14:30 来源:澳门银河官网

  二、从“小崔说事”探究国内电视谈线月,崔永元因身体原因从荧屏悄然淡出,没有了小崔的“实线,沉浸在周末轻松惬意之中的人们在刚刚开播不久的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里又看到了久违的崔永元。这一次,一档同样是谈话类但是明显更加平民化和有亲和力的节目出现在人们面前,屏幕右下角是崔永元可爱的漫画像和新栏目极具口语化的名称——“小崔说事”。这个栏目里面的“小崔”,明显和“实话实说”里面那个我们曾经熟悉的崔永元不同。按照崔永元自己的话说,如果说“实话实说”强调的是意义,那么“小崔说事”强调的是意思;如果说“实话实说”要的是深度,那么“小崔说事”则仅仅要求有价值。④节目定位的变化必然导致节目主持风格的变化,崔永元的主持风格也在“小崔说事”中得到了进一步的体现和发挥。

  崔永元的幽默风格的确是在“实话实说”栏目中便形成了的,然而在看“实话实说”的时候,观众却很少情不自禁地开怀大笑。原因是“实话实说”节目要寓教于乐,要挖掘意义,要形成良好的社会效应。而这些也是崔永元主要的压力所在。当初“实话实说”在早间播出的时候,观众收视率一度达到70%。

  “小崔说事”里崔永元的幽默是让人觉得舒坦的。节目定位亲切平实,着重点在于能引起人们共鸣的老照片、旧影像和陈年往事,充满了怀旧的气氛,因而比较轻松。崔永元在这样的氛围里和嘉宾说笑,观众也比较放松,觉得节目有意思,话题很有趣,便情不自禁地跟着小崔开怀笑出声来。比如2003年12月13日播出的“球场风云”一期节目,崔永元与代表中国参加世界大会的北京理工大学足球队队长姚远的对话——

  崔永元: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呢?姚远:我学国际贸易专业。崔永元:几年级了?姚远:现在是大三。崔永元:你们班主任老师姓什么?姚远:我们班主任姓吴,叫吴学昆……一连串提问和回答之后场上场下的观众都笑了。被追问的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崔永元才说:“哦,看来是货真价实的大学生。”

  顾名思义,“小崔说事”当然要说点事。节目的构思很独特,每次节目都说三件事,看似彼此之间毫不相关,但每每看下来又会发现它们之间的联系天衣无缝。这里面主要是作为节目主持人的崔永元巧妙的主持语言的匠心独运。如2004年的一期节目《钱啊,钱》就是最好的例子。先是崔永元问一位收藏钱币的嘉宾,一元人民币背面天山牧场正面的女拖拉机手是谁?嘉宾说不知道,于是便引出了新中国第一位女拖拉机手梁军。节目进行中,崔永元又引领在场观众一起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接着又请这首歌的作者出场……

  主持人语言平实、巧妙,转换“阵地”却又不留痕迹。观众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就已经愉快地跟着崔永元移到了节目的下一部分。

  “小崔说事”在节目形式上也进行了创新。首先,每期节目都运用大屏幕。有时候在节目开头,有时候在节目中间播放老照片、旧影像或纪录片。崔永元结合着屏幕播放的内容自然巧妙地引出本期节目的嘉宾和话题。既给人轻松之感,又可以使观众在忙碌和快节奏的生活之中感受难得的怀旧的心灵涤荡,迅速地进入说事的主题。其次,虽然没有乐队,节目中音乐的元素却没有减少。例如以上提到的《钱啊,钱》的一期节目里,大家齐声高唱儿时的老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在歌声中一起回忆。

  与“实话实说”相比,“小崔说事”话题更广泛,内容更轻松,选题操作也简便多了。从这个个案中,我们看到电视谈话节目的发展的确有更多的潜力可待开发,从“实话实说”到“小崔说事”的嬗变给电视谈话节目的发展带来诸多启示:

  一个好的节目的诞生,不光要有一系列鲜活生动的事件和为这一事件的叙述而准备好的包容性和客观性,更取决于这一事件以何种方式进行讲述。而有些电视谈话节目因为对理性框架的追求、对表层结构完美的努力而在无意当中剪切掉了谈话节目作为人际交流所应有的现场感。主持人作为外聚焦的一个点,在精耕细作地梳理事件的同时,个性化的表现还不够突出。以电视访谈节目这一特殊节目类型来说,因果关系的顺序性安排以及矛盾对立因素的凸显是增强这类节目可看性和深度的重要手段。

  在谈话过程中,主持人既不能完全落入讲述者的表层叙述,被牵着鼻子走,也不能刚愎自用、完全依照自己心目中的表层结构和访谈目的逐一提问,而是以独到的目光在交流中发现、寻找两者的契合点,并由此生发开去,通过细致入微的提问和再提问,接近事件的内核,了解事件的真相,在迂回曲折之间达到深入性和可看性的统一。

  从广义的符号概念角度看,人类的一切思想和经验都是符号活动,符号是意识和经验的集合。在所有符号中,语言明显地占支配地位,因为,语言是信息的载体,是思维的外壳。主持人、嘉宾、现场观众围绕话题,分别以个性化的口语表达方式,融汇成一个川流不息的“语义场”,达成交流看法、沟通情感、提高认知、升华思想的目的。

  此外,音乐、灯光、布景、道具及人物动作眼神等非语言符号形式是谈话现场信息传播的辅助手段。通常,语言文字符号的传达能力是有限的,而“非语言符号”传递的信息往往比“语言符号”更加形象丰满,可观可感。传播学研究集大成者施拉姆指出“传播是对一系列传递信息符号所具含义的分享。”在电视谈话节目中,受众通过解读来发现意义,使得电视传播的符号效能被充分发现和接受。

  因此,对非语言符号恰到好处的运用,不但能够辅助传播信息,而且可以触动受众的心弦,激发受众和嘉宾流露真情实感,将气氛推向高潮,更有利于语义场的构建和信息的传播的目的。当情绪空间、语言空间和信息空间水乳交融时,受众不仅获得感官上的享受,更是传播效果上的补充,也更深化谈话节目的思想内涵。

  谈话节目使视觉和听觉功能并驾齐驱,受众把视觉信息与听觉信息相结合,扩充、延伸和深化画面的内涵,从而更好地理解画面,深刻地感受画面的情景和气氛,从而深化谈话节目的思想内涵,展现理性的规范。

  电视谈话节目的品牌经营包括节目的形象识别系统,如片花、主持人、演播室的设定和包装,节目题材、风格、样式的稳定性,以及案头策划、甄别话题、挑选嘉宾、后期制作等一系列科学、规范的工作流程和机制。国外电视谈话节目在长期的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和比较规范的商业化运作机制,涌现出许多著名节目品牌和著名主持人。而我国电视谈话节目不太重视品牌经营,真正能够在全国叫得响的著名品牌较少,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明显不够。在激烈的媒体竞争面前,我国电视谈话节目面临着打造品牌的压力。为了创立节目品牌,我们应该在传媒市场调研的前提下找准某一特定的电视谈话节目的受众定位、功能定位和市场定位,对节目进行CI(企业形象识别)策划,引进整合营销传播理念,综合利用各种传播手段,提高受众对节目的关注度和忠诚度。

  目前,我国的改革开放使社会变迁的速度明显加快,社会的多元化发展、社会流动的增加、社会角色的增多、人际交往的扩大、生活方式的更新使人们需要适应和应对的生活事件大幅度增长,受众需要一种倾诉或讨论的平台,来舒缓紧张情绪,减轻工作压力,谈话节目借助电视这一先进传媒,借助场式传播的沟通渠道,为每个人创造一个平等说话,实现表达意见权利和说实话的机会,并因此而开始体现出“公共空间”的文化特征。

  伴随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谈话节目虽然呈现出旺盛的生命力,但其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诸多不足。要克服自身存在的思想文化特征偏移、话题匮乏、节目样式单一等弊端。电视谈话节目声画结合的表现形式决定了它在大众文化传播领域是具有优势地位的。谈话的个性化、口语化的表达方式,深受观众所喜爱,更赋予电视节目新的生命源泉。谈话过程中合理的融合非语言符号的表达,可以增强节目的感官性,传达出由衷的感情,拓宽广泛的感知、联想和判断的空间,从而实现电视谈话节目的更大发展。

  ①黄宝书:《谈谈我国电视谈话节目的发展及现状》,《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00年第2期

  ②朱羽君,殷乐:《大众话语空间:电视谈话节目——电视谈话形态研究之二》,《现代传播》,2001年第2期,第121-第122页

  ④徐琰:《从“小崔说事”说开去……》,《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03年第11期

 


相关阅读:澳门银河官网


上一篇:从《实话实说》到《小崔说事 下一篇:跪求易中天与小崔说事这期节目的台词内容?文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C